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景点介绍 >
详情介绍

一张照片一个故事,讲诉徽州痴绝处

发布时间:2018-01-11 15:14     来源:未知


2018年01月01日清晨四点半,徽派古镇查济村查爷爷家杀两头猪,邻居一起过来帮忙,旁边挂着新鲜的豆腐皮,晶莹剔透。

每天天不亮,71岁的查爷爷四点半起床磨豆腐;然后从烧好的豆浆中捞起表层豆腐皮,挂在家后院门口,旁边是猪圈和厕所。新年第一天,邻居过来帮忙杀猪,那头黑毛猪有三百多斤;杀了之后,放入原来应该是木桶浴缸的大盆里,开水烫。

查济古村的张大爷是个彻底的农村生意人。

每到秋冬季节,他就上山采挖葛根,一天能挖回来百十来斤,经过一周提炼后生成十来斤葛粉。“因为人不多,我只有周末才在家门口摆摊。”张大爷的意思是说,其他时间都上山采挖葛根,只有周六周日摆个小摊子,向游客售卖葛粉、煎饼和粉条,一个月也有千元收入。只是冬天游客罕见,张大爷在自己的小摊子坐着又站起来,看着过往的村民,就是没有游客;碰到泛白的太阳刚从乌云里钻出来,他就把自家的粉条全部搬出来晒,在这水墨古巷之中。

他已经做了60年的毛笔了,就在自家门口的小摊子上,每天都在筛毛、剪毛,制作整齐的徽州毛笔。

“这是一门细活,马虎不得。”大爷动作比一般人缓慢,但丝毫掩饰不了他过往的干练和细腻的心思。不少游客看到他,都忍不住拍照、拍视频,他也乐意;看我站久了,就吩咐“小伙子,到旁边坐会儿。”我们唠了一个下午,也不知道聊了什么,只记得彼此说家常,那天的雨阴绵。

有人说,这是查济最好的酒坊,祖辈相传。

老板是个中年人,一直在酒坊里酿酒;招呼我们的是老板娘,从香糯的米酒到各种泡酒,都“逼”我们唱了一遍。现在我仍记得那个场面,淳朴、热情就像酒缸里的酒,在古村落村口就能闻到她家的酒香。她家旁边是一条很老很小的小溪,每天有不少村民到河边洗衣服、洗菜、杀鱼,她们的酒坊也取了一个跟小溪一样的名字。

吴大爷60岁开始写毛笔字、画水墨画;现在将近古稀之年,每年通过卖字卖画,就能挣到一万元。他的字画展示在查济各大祠堂里,供游客欣赏;他的毛笔字,记录了查姓族谱、功德碑文、餐饮酒店装饰。图为吴大爷向我们展示他家明朝时期的房子,还有三百年历史的画,他说闺女不爱惜字画,把他的宝贝都扔角落旮旯了,一脸幸福。

当地人说,这个门头雕是明朝时期的,上面雕刻了查姓家族的辉煌事迹图,如今还挂上了两盏灯笼。

作为不是徽州的徽派古村落,这里的门头木雕可谓精妙绝伦,不少探访的人不禁驻足惊叹。村里老人说,只可惜这门手艺现在越来越少了;上得了厅堂的多半是有国家资质的艺术大师;但我们村里原来也有许多这些手艺大师,水准不亚于国字号。只是现在这门手艺吃饭难,年轻人又不愿意学这门需要坚毅、耐心细眼的工夫,会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远处的房子,全是吊脚楼。

吊脚楼以湖南贵州广西居多,但皖南仅此一处,故有李白称的“西来一镇”,江南千条腿。周恩来总理曾在此接见叶挺将军,只是吊脚楼现在都快没了,倒的倒、崩塌的崩塌。这里的人每天到江边洗衣服,推着自行车或电动三轮车过江洗衣服,青戈江深而湛蓝清澈,上万只鸭子在江里玩耍。哗啦啦的江水、嘎嘎嘎的鸭子叫声以及不断的洗衣妇语捣衣之声,不绝于耳。

绩溪境内这个拥有800年历史的古村落因为天然生成的太极布局而得名:太极湖村。

湖村开发相对滞后,交通不便;到访之人不过是风水星象之徒。冬天,这里只有老人和小孩,年轻人都出去挣钱了。当地人说,春天来的时候,这里的油菜花和太极阵图非常明显,也非常漂亮。只是,冬天萧瑟无声,只有潺潺溪水,偶尔的犬吠之声。

中国四大古城之一的歙县古城如今依旧保持比较高傲的姿势,与之相隔不过几华里的渔梁坝却显得古朴人家。

冬夜入梦,这里只有一两盏路灯,和大门紧闭的老宅子,里面传出了黑白电视的声音,旁边是静静的练江与新安江交汇处,山水画廊近在眼前。

歙县古城,这里的颜色是最直接的水墨色彩,不加描绘,不加装饰,一目了然。

当地人说,其实不用买100元门票,只要不背包不带相机。我一边听着她们厚实的抱怨,一边漫步在古城与民居之间,一份心安理得,悠然自在。

汤显祖说: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。

我们谨奉不加工原片,只盼大家寻得真实的徽州细节,梦里画里生活里。



上一篇:挪威美丽幽深的纳柔依峡湾
下一篇:全球十个新晋旅行目的地榜单 你去过几个

出境旅游 | 国内旅游 | 自助旅游 | 主题旅游 | 签证 | 领事认证 | 景点介绍 | 旅游资讯 |

©2011 - 2017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